向张小龙致敬

2019年1月9日,微信之父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做了长达4个小时的演讲,据传当时演讲都没有结束,网上就出来了各种“精华解读”版本。我认为,倘若我们对一个领域停留在大概了解的范畴,也许你可以看一下精华版,但是你不想错过途中的风景,还是亲自完完整整的过吧。

这里我自己做个review,期望若干时间后再看现在的自己,可以说一句“还是年轻”。

所谓的产品经理

张小龙谈论到所谓的业界产品经理,一直拿着KPI做产品,是很难做出来好产品的 。

我很认同,有些所谓的PM,需求自己都弄不清楚,然后就囫囵吞枣的传达给团队成员,在发生意见分歧或者异议的时候经常拿“甲方爸爸这样要求的”,“你不用管,这事儿我来负责”这样的粗暴来强制灌输,有些时候这些PM也弄不清到底对什么负责,这样设计是否有说服力,或者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就要求产品按照自己的意图完成,因为没有认同感,竟然出现了PM跟RD势不两立的地步,大家互相嘲讽,甚至大打出手。一方嫌弃对方没有责任感,另一方讨厌对方浪费自己时间和生命。甚至演化到公司花钱就是买你的时间这样惊悚的言论。我想在将来的趋势中 ,我更认同购买“服务”或者“能力”这样的说法,公司是一群成年人高效协作的组织架构,时间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只有能力才会影响效率和结果。

你是否足够的热爱?

由于我对工具产品热爱,我甚至会亲自动手写代码来打造出一个Foxmail这样的产品来满足自己的制造欲望。

作为团队的管理者,他们往往使用战术上的勤奋来掩盖自己战略上的懒惰。他们保守陈旧,拒绝变化,不愿意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很多人是依靠时间的忍耐来换取“活到最后”的胜利,而不是采取自我进化的方式向上攀登。许多人认为从团队成员到团队管理就完成了晋升,走向下一个人生的高坡了,但是这个晋升难道不是角色的转换吗?又有多少人认为这个晋升是作为自己可以划水的起点,仿佛拿到了免死金牌一样。倘若从百岁人生来考虑,这无异于还没起步就放弃了。天呐,30岁出头就产生了从此可以为“年轻人指点人生”的人生导师幻觉了。

不断的学习,进行自我的迭代,最终完成进化。

因为惰性是人共有的特性,没有人愿意主动去学习新知识,去伤脑筋啊。

人和人的努力程度相差太多,还远没到谈论天赋的时候 。好为人师这是共性,若有一个能听从自己教导的“后辈 ”,人生又何尝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那么人生不开心的事情是什么呢?——我想大约就是自己不承认而又不愿意被“别人教导 ”吧, 他们阻止别人进步,尤其是身边的人,使劲指导你,告诉你。你想想身边有没有这样的好心人,天天告你说你应该怎么怎样,对于不听劝阻,或者不听教导的人,报以“傻逼”总结。

所以多一些善良,少一些为人师,不断的学习,遇到事情多想一想别人为什么这样想,为什么这样做,我为什么看不惯,我为什么不认同,不要一上来就说“傻逼”。

毕竟你不要先确定对方打不过你,再说吗?

微信订阅号获取用户openID

一天时间,某企业需要搞一次活动,微信一天内需要上线,达到扩大宣传,吸粉的目的。

困境:

一天不到的时间

微信只有认证过的订阅号

订阅号管理员找不到了

没有法办,只能硬顶。拦截器拦截初次访问用户,生成永久Ucode来标识用户。

结果:活动顺利上线,页面PV20W+,

出现了问题:

1.刷票

处理:识别屏蔽,限制微信端打开。

结果:取关人数上升,遭到恶意举报,然后活动页面被微信暂停了 ?

======================

困境:活动被禁跳了,又一次短时间上线继续活动

优势:微信号管理员找回来了

换了思路,更换了新域名,取消了微信人工连接,采用了订阅号开发者模式。

新问题:订阅号不能通过网页获取用户openID,WTF。

心中飘过一万个草尼马。

新方案:微信号新增“活动入口”按钮,动态回复入口消息,第一次进入的时候绑定openID。

窃喜ing,

现在关注人数飙升。

总结,建议采用服务号来搞活动。

BTW:由于技术过硬,曾经在高速运转的系统中升级核心模块等,玩的就是心跳~

微信第三方开发者该何去何从?

微信携6亿用户站在移动互联网的巅峰,只要说到移动互联网就很难绕开微信,它早已不是腾讯的船票,而是腾讯的诺亚方舟。

如今的腾讯内部,大家都盯着微信这块大蛋糕,只要微信上有任何可以利用的资源,谁都想插一脚。从游戏、风铃系统,到广告,无一不是”国家队”。

现在令第三方开发者最担心的,就是”国家队”如果做了所有的事情,那第三方开发者难道只能等死吗?其实也不一定。

“国家队”虽然对微信第三方开发者造成很大的冲击,但是腾讯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做了,在广度和深度上,都还有你们的机会。

1、腾讯毕竟是大公司,反应比较慢,可能还会趾高气扬,人性化相对缺失;开发者除了做好自身的产品外,还可以给客户更人性化、更贴心的服务

2、”国家队”不一定覆盖所有行业,我看目前风铃系统所提供的是最赚钱的房地产和汽车行业的模板,在其他垂直细分行业还是有中小企业的机会的

3、在服务上,使用腾讯平台的客户,还是需要专人来维护,但是第三方开发者不但可以提供专业的技术支持,还可以提供产品、运营、营销上的支持,这个是腾讯做不到的

4、在”国家队”未起来之前,尽快占领更多的市场,让客户换系统的壁垒大幅度增加

5、在深度上挖掘,如果你什么都想做,肯定就难求精,第三方可以选择某个垂直行业,在深度上挖掘。

6、选择一个”国家队”瞧不上的领域,但是还是有一定市场潜力,足够你小安小富了也不错

总之,一定要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让别人难以替代的特色。再真正的服务好你的客户,让客户信任你、离不开你,还愿意为你付费,那就成功了。

当你基于一个平台做第三方开发,你们除了防范”国家队”,还要注意平台本身的风险。微信就可以在分分钟屏蔽掉你的url,那你就真的挂了。特别是最近很火的微店,我说他们最大的风险就来自于微信,而不是其他的竞争对手或者信誉风险。

最后还是那句老话,所谓的开放,只不过是把大家圈到一个更大的圈里,真正的开放只不过是天方夜谭!

少年商学院微信用户过十万,没有一分钱进账

十个多月,微信突破十万人。快吗?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从0到1万,我用了5个多月的时间。可外界关注的多是,又用了5个多月的时间,用户从1万增长到了10万。过去一个月平均每天新增用户500人,文章的日阅读率为5万人次左右,日转发量3000人次左右。
没错,当不少人视技术或营销为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圭臬的时候,当无数同行在讨论传统媒体是否死路一条的时候,我,一个执拗地认为内容仍是根本的传统媒体人,做了一年的新媒体实验。个中感触非常之深。最主要的两点:务虚来说,世界上没有对立的事物,只有傲慢的思维,事情是做出来而不是争论出来的;务实来说,因为跨界到了儿童创新教育这一垂直领域,与之前不同,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内容服务化”。
可此时此刻。面对十万微信用户,我们却又一次迷茫了。
第一,什么叫用户?笼统来说,是指某一种技术、产品、服务的使用者。请注意,不管是收费还是免费,凡谈到“用户”,都事关商业。那么,你可以说一个微信公号(指订阅号,下同)就是一个产品,但每天看你文章或听你语音的人,其实是你的读者、听众,称之为“用户”有些太超前、太粗暴。
当然我们都知道微信公号有订阅号有服务号,有机构公号有自媒体公号,腾讯可以粗暴地将所有的followers(关注者)统称“用户”,但一般的订阅号特别是自媒体号,如果动辄称自己有多少用户,就有些贻笑大方了。
这自然就涉及到微信订阅号商业化的话题。变需要为需求,化订户为用户。常见的作法,一种是接收广告等线上的商业化,一种是圈子等线下的社群化。对于前者,也许少年商学院的团队愚钝,也许是挑剔,微信十万订户了,至今没有一分钱进账。倒不是拒绝广告,而是我们希望找到气质匹配,合适的品牌商,而不仅仅为了变现而变现。
也许是媒体人的敏感,我觉得腾讯留给微信订阅号的时间不多了。一来微信本来就不是一个媒体平台,二是大量“公知”涌入后的潜在风险,三是从最近微信公号后台规则调整的一些蛛丝马迹,都能感受到一些东西。
到2014年上半年,最晚至年底,众微信订阅大号如果不完成蜕变,可能到最后都将是南柯一梦。
[详细:http://www.huxiu.com/article/26553/1.html]
====================================华丽的分割线====================================
微信平台打造了那么久,我觉的一直在摸索前进的道路中转型,一次次的冲击着各种屌丝的心理防线,我的Hr的邮箱每天至少20几封AD Mail.
一次次的洗刷这我脆弱的小心灵,从一开始的激动,到平静,到现在的厌恶。
我承认微信平台确实成就了所谓的星巴克,小米,7天连锁,但是我觉得这更多的是来自品牌效应,纵观微博,各大v不都是因为其线下的粉丝转化来的吗?在看看那些草根大号,也几乎沦落成为了心灵鸡汤,这就是微博的转化困境,那么同样微信公众号又能有什么突破呢?
而不管你拥有多少用户,这些用户的忠诚度是很难确定的,正如这个关系实在是太弱了,弱到你几乎无法看到他们的任何反馈,你坚持下去,就好像每天在发神经一样自言自语……
自媒体的平台大战越来越烈,巨头们都忙的焦头烂额的,何况芸芸大屌丝们,如果你也顺着巨头的方向跟着瞎跑,到头来可能连喝西北风的日子都撑不到,所以还是冷静看待各种微营销,找个有价值的方向去努力,而不是想投机者一样,万一栽个跟头,就万劫不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