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强度劳动、低薪金、无福利保障、频繁遭遇裁员、疾病缠身……相比起传统行业,互联网的高危特征也越来越明显。许多拿到上市公司期权的员工,都在逐渐淡出这个行业。

29岁的小王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设计师,来京7年了,工作一天忙过一天,但收入和待遇和7年前比却没有多少改善。

他现在每天的经历大致如下:早上7点起床,半小时后乘公交车上班,9点到公司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然后开始长达近十小时的繁忙工作。很多时候,他会把工作带到家中,甚至有时,他还得带领员工在公司通宵加班。

然而,工作如此忙碌,他的生活状况比起以前却没有多少变化。7年前,他还所在行业还普遍高薪,设计人员的月薪动辄过万。而现在,他尽管身为这个小公司的部门经理,但待遇并不比7年前高多少。

“现在房价更贵,打车也不太舍得。实话说,要不是还有些积蓄,现在的日子很难过了。”小王感慨说,他现在很想脱离这个行业,可是做起来并不容易。

实际上,很多互联网从业人员都有类似的感受。随着互联网行业逐渐成长,以及互联网人才数量的激增,互联网已经逐渐失去往昔的诱人光环。

高强度劳动、低薪金、无福利保障、频繁遭遇裁员、疾病缠身……相比起传统行业,互联网的高危特征也越来越明显。许多拿到上市公司期权的员工,都在逐渐淡出这个行业。

从IT精英到IT民工

在过去,互联网一直傲立新经济大潮的浪尖,属于是高技术含量的智慧密集型产业。

而现在,将互联网与“民工”这样一个承担繁重体力劳动的职业联系在一起,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中国互联网当下的尴尬现状——由于各大互联网公司成为流水线操作,员工的创造性正在逐渐被扼杀。这个智慧密集型产业正在向劳动密集型行业转变。

实际上,在各大互联网企业中,员工数量动辄上百已是平常现象。在中关村的理想国际大厦中,两大国内知名网站的员工甚至都达到数千人的规模。其中,除了许多技术人员,市场、客户等员工也占据了大量比例。

“实际上,中关村卖电脑的人大多不懂电脑知识。现在的互联网也是一样,员工也不一定要懂互联网了。”吕伯望向记者介绍说,尤其是网络营销等细分领域,几乎已成为传统的劳动密集型行业。

各种职业疾病也成为困扰互联网从业人员的一大难题。据专家介绍,互联网员工由于长期坐在电脑前,容易患上颈椎炎、腰肌劳损和腰椎键盘突出、腱鞘炎、痔疮、坐骨神经痛、视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