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2013年4月,随着复旦投毒案的告落,关于彻查朱令案的呼声亦再度涌现,昔日作案嫌疑人孙维遭到社会舆论方面的广泛争议。

朱令,北京人,1992年考入清华大学。朱令事件是指朱令在校期间离奇出现铊中毒的症状,导致身体健康遭到极大的伤害,最后得助于互联网才受到确诊和救治的事件,这是中国首次利用互联网进行国际远程医疗的尝试。由于朱令没有铊的接触史,警方认定为是投毒事件,但此案经过调查之后,几度沉浮,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尚无明确结果。且由于警方对事件处理过程中的一些异常行为,让朱令案成为公众事件,从而衍生出对于作案嫌疑人家庭背景的各种猜测。

所谓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他们不利用自己的学识在社会贡献上,反而磨刀霍霍向周围的同学。然而中国互联网惯有的消息封锁政策最终导致了朱令按键的“史翠珊效应”。

  • 2013年4月16日,随着复旦投毒案的发酵,19年前的朱令案重回公众视野
  • 2013年4月18日,孙维时隔7年再发帖:“等待真相笑骂由人,我比任何人都想将真凶绳之于法。”
  • 2013年4月19日,舆论升温,“孙维”关键词登上微博热搜榜
  • 2013年4月19日,《南方都市报》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据称在2005年底破解孙维私人电子邮箱的计算机“黑客”,获取了网络流传的据称是孙维发给关系者的《发帖指南》之原始文档。
  • 2013年4月23日,《新华日报》发表文章《司法审判不出面,民意审判不会停》
  • 2013年4月25日,国内的主流媒体开始大肆报道朱令投毒案
  • 2013年4月26日,名人陈坤向朱令基金会捐款10万元。除此之外,包括姚晨、范冰冰、李冰冰、伊能静、水木年华组合等在内的多位公众人物也发出声援。
  • 2013年4月26日,清华大学官方校媒《清新时报》探访朱令家
  • 2013年5月3日晚,新浪微博官方对“朱令”、“铊”、“孙维”等案件关键词进行封锁,相关信息也遭到删除。在查找案件内容时,均提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为了应付网络审查以延续对此事的探讨,网民们发挥创意,开始使用各种代名词,进而推动“朱玲”、“令朱”、“ZhuLing”、“孙释颜(孙维现名)”这些词汇相继跃登微博热搜榜,让朱令事件持续发酵。
  • 2013年5月3日,美国白宫官方请愿页面出现了关于“朱令投毒案”的请愿书,声称孙维有足够动机和途径获取铊且导致朱令瘫痪,此后更名并通过“婚姻欺诈”赴美避难,要求美国政府调查并驱逐孙维出境。白宫回应称请愿门槛是30天内达到150人签名支持,则能在白宫网站上获得内容搜索支持。若在30天内达到10万人签名支持,则能得到白宫的答复。此外,亦有一部分网民提出了疑问,他们认为把事态上升到国际层面并不利于敦促大陆当局重启朱令案,是否该继续向境外求助,网络也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
  • 凤凰网、腾讯、网易相继转载了这则消息,但仅隔一个小时,新闻页面全部被勒令删除。
  • 2013年5月4日,伊能静、姚晨等名人批评新浪官方,王朔遭禁言。
  • 2013年5月6日上午08时52分,新华网发布《舆论呼吁及时澄清“朱令案”传闻》文章,央视新闻官方微博也予转载,僵持的局势开始出现转机。(但文章页面不久即遭移除)
  • 2013年5月6日中午12时04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朱令母亲朱明新进行直播专访,她声称自己会继续向司法部门申请信息公开,“要给朱令一个交代”。
  • 2013年5月6日下午15时45分,新浪微博解除“朱令”等关键词的封锁。
  • 2013年5月6日下午15时57分,白宫请愿网朱令案突破10万人请愿,境外媒体聚焦报导
  • 2013年5月7日,事件登上包括百度、搜狐、新浪等在内多家网站首页
  • 2013年5月7日,《南方都市报》整版专题《新华网七问朱令案:案子卡在哪里?有无权力干涉?》
  • 2013年5月7日,《环球时报》发表社评《朱令案:舆论需冷静,官方应回应》(目前已遭移除)

事件时间表

  • 1973年11月 朱令生于北京。
  • 1992年9月,考入清华大学化学系物理化学和仪器分析专业。
  • 1994年12月8日 朱令开始大把掉头发。其后三天,腹痛加剧。
  • 1995年约3月 朱令中毒后昏迷多日,几近植物人。
  • 1995年3月 学校出示学生接触化学药品的清单,肯定朱令并无铊盐接触史。此事被记入病历。
  • 1995年4月10日 朱令病症被同学翻译成英文,发到互联网紧急求助。一周内,世界各地的医生、专家的回邮达1500封。统计结果是,30%的回复认为病人是“铊”中毒。
  • 1995年4月28日 协和医院用普鲁士蓝化学剂排毒,一个月后朱令体内铊含量基本排除,中毒症状消失,而严重的后遗症将和她相伴终生。
  • 1995年4月28日 北京职业病防治所实验室负责人陈震阳确定,朱令是铊中毒,且体内铊超过致死量。陈震阳认为,如此大的剂量不是自杀,就是他杀,且凶手肯定是两次投毒。
  • 1995年4月底 协和医院认为朱令是二次中毒。同年5月7日,北京市公安局14处和清华大学派出所受命立案。
  • 1995年5月 朱令经治疗后得救。但肌体严重受损,并因输血感染丙型肝炎,此后生活不能自理。
  • 1997年4月2日 毕业前夕,朱令同宿舍同学孙某突然被公安局14处从实验室带走讯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要求孙某在印有“犯罪嫌疑人”字样的纸上签名。公安局14处连续突击审问她8小时。

案件始末

铊中毒案结办? 朱令家属称不知!
         1994年冬、1995年春,两次摄入致死剂量的重金属铊盐,让清华大学学生朱令几乎变成植物人。
北京警方基本确认系人为投毒所致,但因事发两月后才接案,证据灭失。案发19年后仍悬而未破。
2013年4月19日,朱令父亲吴承之称,曾有政协委员就朱令事件提出抓紧破案的提案,公安部办公厅对此提案的复函中称,案件已于1998年8月结办,并妥善回复了当事人家属。
         但朱令父亲称,时至今日,公安机关并未告知朱家此案已结。
又据新京报2013年讯,19年悬而未破的“朱令铊中毒案”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焦点。昨日,朱令父亲吴承之称,据一份公安部办公厅对政协委员提案的复函中显示,朱令案件已于1998年8月25日结办。
但吴承之称,时至今日,公安机关并未告知朱家此案已结。“之前得到的答复一直都是‘正在调查中’。”此前,朱家曾提出关于此案的信息公开申请,亦遭到拒
绝。
公安部回复政协委员“此案已结”
朱令铊中毒事件发生后,“谁是投毒者”一直是舆论焦点,然而19年来,投毒案始终悬而未破。
昨日,朱令父亲吴承之称,这些年中,虽不断追问,但公安部门的回复一直都是“正在调查中”。
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朋友那看到了公安部办公厅关于一份政协提案的回复函(2007年9月17日发)。政协十届五次会议召开之际,曾有政协委员上交有关朱令的提案,希望抓紧破案并妥善处理。
复函中称,经警方工作,排除了朱令自杀和误食铊盐的可能性,基本确认系人为投毒所致,但由于事发两个月后才报案,证据已经灭失,案件终未侦破。
复函中称,1997年10月23日,北京市政法委组织召开市高级人民法院、市检察院、市公安局“三长会议”。会议认为,鉴于直接证据不足,案件继续侦查难度大……经市公安局将办理
情况逐级上报,1998年8月25日,市局文保处结办此案,并妥善答复了当事人家属。
“没有人告诉过我这个案子早就结了,如果不是看到白纸黑字,可能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吴承之说。
申请案件信息公开被拒绝
        2008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正式实施。5月12日,吴承之向北京市公安局提交了要求公开朱令急性铊中毒案侦破过程和结果的申请,并于当日被受理。
当年5月30日,市公安局发出“政府信息不予公开告知书”。
吴承之认为,作为朱令家属,他们有对案件情况的知情权。但此后,他们行政复议要求亦未获得支持。
吴承之称,他们并不愿为此而放弃,“我无法了解不予公开的原因,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争取案件侦破和结果的信息公开,是我们现在最大的心愿。”
“说不清我们是怎么挺过来的,也许是因为朱令的不放弃,或是对追求事件结果的执着。”吴承之说。
2013年4月17日,在“帮助朱令基金会(海外)”的指导下,朱令之母朱明新开通了网银,当晚,她告知基金会工作人员,“办好网银后,收到太多汇款短信,现已汇入13.7万余元。有这么多善良,好心人关心帮助我们,很感动,谢谢大家!”
 追访:“等待真相水落石出”
      “去去醉吟高卧,独唱何须和。笑骂由人。”前日中午11时,一个曾被朱令同寝室同学使用过的论坛ID在“天涯论坛”中发出新帖,帖子中称,“这么多年,和很多人一样,等待真相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截至昨日22时30分,此帖点击量超过91万次,回复近万条。
截止2013年4月26日18时,此帖点击量超过370万次,回复近90000条。
据此前媒体报道称,该论坛ID曾在朱令铊中毒事件发生后,先后两次发布关于此事件的声明,此ID为朱令同寝同学孙某使用,孙某家人确认,该ID确为女儿所用。
在事件声明中,孙某回忆,“1997年4月2日,在即将毕业的前夕,我突然被公安局14处从实验室带走讯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要求我在印有‘犯罪嫌疑人’字样的纸上签名。”在审讯了她之后,公安机关于当年四五月间找她的舍友们了解情况。
昨日,记者未能联系上曾使用过该ID的孙某。

七问朱令案

新华闻5月6日《舆论呼吁及时澄清“朱令案”传闻》:
复旦研究生投毒案让沉寂已久的清华大学朱令案再度成为坊间的热门话题。1994年,清华大学化学系女生朱令离奇发病,被证实为稀有的“铊中毒”,中毒导致她全身瘫痪。警方曾锁定凶手就在朱令的“身边”,但最终此案不了了之。
近20年来,有关“谁是凶手”的各种猜测和传说,坊间从来没有间断过,尤其是朱令的室友孙维,一直被认为是主要嫌疑人。今年4月18日,在复旦投毒案的风口浪尖上,孙维在网上发帖自证清白:“我比任何人都想将真凶绳之以法。”这一言论再加上其不普通的家庭背景,加剧了种种传言的散播。随后,此案也引起陈坤、姚晨、范冰冰、李冰冰、水木年华卢庚戌等明星的注意,他们纷纷转发微博试图让网民更多关注朱令案,也希望网民能够捐款帮助朱令。
近20年来面对此案的种种传言,甚至是直指司法不公的传言,警方并没有及时予以澄清。目前这种“全民福尔摩斯”式的以讹传讹,无论对于受害者朱令,还是“嫌疑人”孙某,都是不公平的。
舆论认为警方有责任、有义务向公众澄清并及时回应:
1、朱令案到目前为止十九年悬而未决的局面,究竟是何原因?
2、警方当时掌握了哪些证据?
3、案子卡在哪里?
4、当初警方那些“只剩一层窗户纸了”的表态是否属实,又指向哪个嫌疑人?
5、对朱令家属的询问乃至申请信息公开,究竟为何搪塞、不予告知?
6、玄之又玄的所谓“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不予公开的其他情形”具体指的是什么?
7、特别是公众质疑的,当年本案有没有受到权力的不正当“干涉”?
网民“野水横木”说,朱令案凶手没有伏法,对公众心理伤害大。投毒不声不响进行,谁都可能中招。更何况现在的毒如果控制好量,可以让人数月后死亡,制造自然死亡的假象。这让很多人没有安全感。所以凶手必须抓出来。这起恶性案件,赤裸裸展示了权贵的车轮如何碾过花季少女,让小民们心寒。
还有舆论认为,对于司法来说,这确是悲哀的。沉寂已久的案件,并不是因为破获而被再度关注,而是因另一起惊世骇俗的大学生投毒案(编者注:复旦研究生黄洋遭投毒致死案)而牵出,是对司法机构无能的一种讽刺。只有真相还给公众,司法公信才能建立。

孙维到底是不是凶手?

知名作家巫昂:朱令、为了忘却的纪念
我生于1974年,朱令等于是我的同龄人,她的成长经历像是我们七零后里面最梦幻最高级的,15岁开始学古琴、会弹钢琴,考上清华物理化学和仪器分析专业物化2班。她随的母姓,她有个长她四五岁的姐姐,姓父亲的姓,叫吴今,曾是北大生物系的学生,89年去野三坡春游,出了意外,早逝。刚刚丧失长女,第四年次女朱令又出事,你可以想象这个家庭的状况。
我从未见过朱令一次面,唯一一次去她家是2001年初采访,父亲吴承之母亲朱明新见了我,电话是当时朱令案的代理律师俞蓉给我的,她免费代理这个案子。我跟她通过很长时间的电话,聊到不少细节,我又做了许多功课。
去朱家采访,跟朱令父母聊了整整一个下午,把整件事从头说起,对他们何尝不是个遭罪的事儿?这是打记者那份工让我总是感到不安的缘由之一。
我记得很清楚,在整个谈话过程中,朱明新都不愿意提到孙维的名字,似乎那是个忌讳。她是本案的犯罪嫌疑人,朱令的同班同学兼舍友,她大学毕业时清华不给发毕业证书,并扣留了出国护照。然后,此处省略一些意味深长的细节,她去了美国读书,后来工作、结婚、生子,还曾在诺基亚上班,而后嫁给一位美国人,拿到了绿卡。(这段状况存疑,望知情网友补充)
她改名孙释颜,换了身份证上的照片,变更了生日,这些行为有那么一点点奇怪。她2006年在天涯发帖一次,2013年4月18日又发一次贴,每次都是社会舆论将朱令案重新推向风头浪尖的顶峰。发帖的内容是自我澄清,以及说自己比任何人都更希望找到真凶。说开了吧,即便是犯罪嫌疑人,我们也可以聊一聊,无可避讳。网友们始终在探究她的家世背景:祖父孙越崎,伯父孙孚凌都在民主党派和政协担任要职,孙维自己说祖父已经于1995年去世,那么伯父还在任上。只是,似乎离任了。
如果孙维是冤枉的,这么多年她被社会公众标以歹毒凶手邪恶女同学等坏名声,有一天,另有元凶冒出地表,而且证据确凿,最主要的物证诸如朱令的咖啡杯和洗漱用品回到人世。如果我们可以证实“官二代”这种假定有罪标签可以从她身上褪去,真凶是个美剧中典型的曾经露脸的路人。此案的追诉期不是20年而是无限有效,以及,朱令即便在未来某日,年届七旬的双亲离开后,继续坚强地活了下去,活了很多很多年。
即便更为遥远的未来的某一天,朱令也摆脱了这痛苦而沉重的生命之束缚,即便她的多数同班同学保持了令人难堪和窒息永久的沉默,成为了一群安详的老人,我们无力去谴责他们。
有一位志愿者不久前去看朱令的母亲,她问她有没有锻炼身体啊,她说自己没有时间锻炼身体,但是她感到很充实,因为朱令牺牲了自己的全部,让妈妈在退休后过得这么充实。她的一位同学因为老伴去世,子女都在国外,所以十分孤单寂寞,说自己度日如年,她说:我就没有这种感觉。
这个案子对于我们七零后生人来说,有个基本责任:隔段时间要重新提起,让晚来的新一代人重新去网上看一遍相关资料,这件事不应该被遗忘,她是真切存在的,她伴随了整整一代人的记忆,以及无法表达的耻辱感。就是那种即便你什么事都没做,也深感愧疚的奇特的耻辱感。记住,也是我们眼下能做的唯一的事了,有时候,记忆是某种更为有效的反抗,某种等待时机的态度,以及高于同情的坚韧不拔。

那么这起案件为何时隔多年依旧难以被人忘却。想必很多人也和我一样最关心的是犯罪嫌疑人的背景

孙维,女,汉族,1973年8月10日生,清华大学92级物化2班学生,1994年清华大学铊盐投毒案唯一的犯罪嫌疑人。
1994年底清华大学化学系三年级学生朱令出现了奇怪的中毒症状:秀发脱落、面肌瘫痪、发音含混、四肢无力,当时送往北京协和医院,医院束手无策,查不出病因,她的同学把她的情况译成英文发到互联网上求助,他们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回信1500多封,其中不少回信认为她是“铊”中毒,后经专家诊断证实。但是确诊并没有使她的病情立即好转:昔日相貌秀美、聪慧可人的女孩几乎变成了植物人。尽管当年摄入的铊剂量足以夺人性命,但是这个女孩却顽强地活了下来。孙维,朱令的同班同学,同宿舍好友,和朱令同属校民乐队的成员,是朱令中毒案中唯一曾被公安局定为犯罪嫌疑人的人,其理由是她是当时唯一能接触到铊的人,和朱令同一宿舍,且有作案时间,其作案动机就是可能是嫉妒朱令古筝弹得好,使得自己没有在清华民乐团当主演的机会。
当时警方对于案件的调查并不积极,其母亲朱明新回忆,公安部门的正式立案调查,是在报案一周后才开始的。就在这一周的时间里,朱令所在的学生宿舍发生离奇窃案,朱令的一些洗漱用品被盗窃。警方在立案两年后,才对孙维实施讯问。多年以来,朱令的父母多方奔走,催促案件的调查,并试图了解案件的进展情况,但并无效果,朱明新已经记不清找过多少次公安机关,但都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警方对于媒体的采访报道也是三缄其口,从警方一系列举动来看警方似乎已经知道真凶是谁而迫于凶手背景显赫受到阻挠而对外不公布真相。而正是由于孙维与之符合的背景条件使其犯罪嫌疑最大。
2006年初,随着社会舆论的加剧,此案昔日惟一的犯罪嫌疑人孙维更名为孙释颜,将原本1973年8月10日的出生日期更改为1973年10月12日。并用中学时期拍摄的身份照片办理了新的身份证件。

家庭背景

  • 家庭背景为:孙越崎(孙维爷爷)——曾任民主革命委员会副主席,参加过辛亥革命。
  • 孙竹生(孙越崎长子 ,孙维伯伯)——西南交通大学机械系教授,机车车辆专家、教育家。我国内燃机车技术发展的开拓者之一。
  • 孙大武(孙维之父,孙越崎之子) ——民革中央委员
  • 孙叔涵(孙越崎女儿)——冶金部教授级专家
  • 朱丕荣(孙越崎女婿)——农业部国际合作司司长,教授级高级农艺师
  • 孙孚凌(孙越崎侄子) ——历任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长,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常务副主席。第二至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七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八届、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 孙允文(孙越崎侄孙女,孙孚凌女儿)——中国音乐学院图书馆馆长,《歌剧欣赏》教师
如此的家庭背景也很好理解为什么时隔19年,案件才因为负担大学的投毒案件有一次进入大家的眼帘。
尽管白宫的请愿已经过10w签名,但是事态究竟又会向什么方向发展。

白宫请愿10万签名打水漂

从国际法的角度看,美国政府无权直接干涉朱令案的司法程序,但由于可能与此案有关联的孙维现为美国公民(或绿卡持有者),美国政府对孙维做背景调查或是做事否有犯罪前科调查则属于美国的内政。按照美国的司法体系,美国不会设定某某人有罪,而是要通过证据来说话。

可以看得出来,对于华人的请愿,如果白宫做出回应,恐怕外交辞令的成分会多一些,比如表示关注啦等等,而对于要调查或驱逐某人这样的事,按照惯例白宫是不会打包票,以显摆出维持正义的面孔。

还有,加上孙维的后台强硬,即使美国做出什么关注行为,也未必对朱令案有帮助,相反孙维仍在继续“逍遥法外”

后记:

我想这场声势浩大的朱令案件声讨很可能会无疾而终,这也许是网民的无奈与社会的枉然,我们去白宫请愿也只能是被认为迫于无奈想依托白宫请愿来给国内施加压力,然后不管成功与否,它都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脸上,不管是当局者还是普通民众。在一个自称自由民主的过度如何还能上演一出出只手遮天的闹剧。

附录:朱令白宫请愿网址: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invest-and-deport-jasmine-sun-who-was-main-suspect-famous-thallium-poison-murder-case-victimzhu-lin/Rd8C54p1

qingy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