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人人网开心农场这款曾经风靡全国、俘获了众多男女老少的游戏终于走下了历史舞台。今后谈到社交网站,可能真的要以“忆往昔”来开头了。

2009年中国的社交网站犹如一阵飓风刮过,人人网、开心网等一度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同学、朋友之间奔走相告自己的帐号,社交网站成为人们联络的重要方式。

只不过好景不长,才过了4年多时间,一切似乎都变了样。

今非昔比

如今,我们发现人人网上晒照片、发状态的总是固定的几个人,当初的活跃份子们如同消失一般全都沉寂了。

从数据上来看,人人网激活用户由2012年6月30日的1.62亿增至2013年6月30日的1.94亿;月独立登陆用户由2012年6月的4,500万增至2013年6月的5,400万,增长速度缓慢。

人人公司公布的2013年一季度财报显示,人人第一季度净亏310万美元。而去年全年,人人净亏7500万美元。

曾经沉迷于种菜、偷菜、抢车位的开心网用户,很有可能已经把用户名和密码忘在脑后了,只有收件箱里那些停滞在2012年的消息证明“原来你也来过”。

而微信的崛起则让不少原来的社交网站用户“移民”到朋友圈,人们从“刷人人”改成了“刷朋友圈”。

社交忧虑让人们逃离社交网站

刷屏强迫症、零回复抑郁症、离线恐慌症,人们或轻或重的被社交忧虑所困扰着,而这种困扰在某种程度上又在反作用让人们尽量远离社交网站。

于是反社交应用Hell is Other People出现了。

这款应用基于FourSquare,用法是追踪你所有好友的位置,然后提供避开他们的“路线”。

提到社交瘾,相信你一定还记得上个月微信宕机引发的“恐慌”。

网友争相吐槽,“微信坏了,感觉和世界失去了联系”,更有网友抱怨,微信瘫痪让脾气变得焦虑暴躁。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张志安曾对媒体表示,人们应该反思自己对媒介和信息的依赖,如果一个人被禁止使用社交网络一个星期,就会意识到自己太过于依赖它们,或者说它们挤占了生活中太多时间。

而当社交忧虑作为医学上的一种病症出现时,人们对它的关注度自然会提高。

半路杀出的移动社交应用

社交网站一家独大的时代已经过去,它像个迟暮的老人,看着移动互联网的社交新秀们纷至沓来。

像微信、陌陌这些众所周知的社交应用就不必提了,就连街旁、墨迹天气等工具类应用也知道要融合社交元素。

而且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国内移动通信网络环境的改善,移动社交既包涵了社交的互动性,同时又具备移动终端的灵活和多样性,在传播的即时性和便捷程度上也更胜一筹。

于是乎,这些移动社交应用迅速取代了传统社交网站,成为了用户的新宠。

社交集中化 强关系优于弱关系

在生活、工作的压力下,人们变得越来越懒,交流欲望极度匮乏,交流内容也变得更加空洞无趣。

有限的时间里,用户不可能将所有社交平台都用个遍,更不想在不同的社交平台上看到某位好友发布的同一句牢骚。

此外,人们在网上的行为分散度越来越高,比如专注于购物、查看新闻、收听音乐等,而社交平台显然不能完全实现“一对一”的效果。

可见,哪个平台最方便,哪个就更有留住用户的优势——这个道理很简单。

于是,当人们疲于在“弱关系”的社交网站上费尽心思表演,饱受负能量事件传播的摧残,被各种软硬广告搞的身心俱疲后,“强关系”的朋友圈成为了更能吸引用户的平台。

就连人人公司董事长兼CEO陈一舟(微博)也曾对媒体表示,微信是人人最强的竞争对手。

如此看来,对于社交网站来说,是时候做做减法了。